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华盟原创文章投稿奖励计划

文章来源:安全江湖

“这个世界向来是个成王败寇的世界,不成功就是罪人。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真假红盟

本文有点长,7000多个字,请耐心观看。

首先说些题外话。最近我出来在安全江湖公众号发了几篇原创文章,特别是这篇  紧急:风险预警及紧急声明 ,结果那个打着中国红客联盟和HUC旗号的一帮人像当初我们正牌的HUC重组时一样着急了,以为我要出来抢了他们的筹款的钱袋和吸睛的流量。于是周五我收到了上面这张图。其实那篇文章我是好意提醒一下,让某些人明白这种在美国架服务器送人头和资料是很无脑的行为而已。我这个40岁的人,现在带着一帮十几年前HUC的老人们出来运作红客联盟再宣扬什么网络攻击继续炒作一番?不好意思,我的脑子现在很清醒。我只是不想红盟这副牌子烂在我手里,反而被一些动机不纯、用心不良的人给糟蹋了。

结果周六晚上有朋友微信问我,是不是被人袭击了: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接着另一个朋友发来张图片: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看来最近的两篇文章确实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啊,吓得我赶紧下去打了两趟拳。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不愿看的取关就是。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我又能奈何?作为一个在路上的独行者,我只求自己做人做事无愧于心而已,足矣。

发个9年前的老内容吧,2011年时腾讯科技对红客联盟重组的新闻稿:《红客联盟创始人Lion宣布重组:仍拒绝商业化》,现在网上我的那张照片来自于这里。

https://tech.qq.com/a/20110923/000212.htm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红盟的重组

有很多人知道我们红客联盟(HUC)在2004年12月31日解散红盟之前都做过什么,但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在2011年9月22日在上海举行的COG会议的闭幕式宣布重组红盟后都做了什么。很多圈里的人一直不明白,既然已经解散了我们为什么会出来重组,重组后又为何默默无闻。这就是我这次要讲的关于红盟不为人知的故事《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为了便于理解后面谈到的内容,这里不得不补充一段2011年10月1日发出的红客联盟的《重组宣言》,全文如下:


红客联盟全称是中国红客网络安全技术联盟,后来改名为中国红客网络技术联盟,简称红盟,英文简称为HUC。红客联盟是当时国际形势及互联网的产物。2000年前后几年,中国的国际地位还没有到达今天这个高度,到处都是排华反华的声音。红客联盟在这个背景下成立,并于大环境的改变下,于2004年12月31日宣布解散。(具体可以看重组背景和补充信息)。

时过境迁,到如今,中国的国际地位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时国内的相关法律也已经得到了完善。Honker必须要有全新的含义,以适应新的时代。

Honker,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爱国精神。

在和平盛世,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承担属于自己的社会责任,这就是爱国。

现在某些国家的企业及政府都有专业团队,积极备战信息战,我们在这方面明显落后及缺乏后继人才。作为安全技术人员,我们要培养后继技术人才,并进入企业、机构等,承担信息空间安全的防护以及建设工作,这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也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同时,为了改变网络安全圈子的现状,提倡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以及响应《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红客联盟宣布于2011年9月22日重新组建

在这里宣布红客联盟(HUC)重新组建后的方向:

红客联盟(HUC)的近期目标是:提高成员的计算机水平,提倡正确的人生价值观,提高国内的网络安全意识,发布网络安全信息动态,研究信息安全技术。

红客联盟(HUC)的长期目标是:致力于探索良性的技术价值实现途径,架构技术价值实现平台。引导技术能力为保护我国(cyberspace)信息空间安全作出贡献,引导技术能力从攻击转向防御,从破坏转向建设。

欢迎红盟会员回归,同时欢迎认同我们新主张的新人加入,为红客联盟新的理想贡献力量。欢迎朋友们、圈内的同行们支持我们。

                                    红客联盟(HUC) 2011年10月1日


内容要点:爱国精神、人才培养、人生价值观、建平台、cyberspace、引导攻击转向防御

至于里面提到的cyberspace为什么是信息空间,而不是网络空间,广东的老人不用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我们的社会团体梦

由于当时是我在《侠客行》中提到的中国互联网的黑暗时期,灰黑产猖狂,我们想建一个平台让技术价值能够有良性的途径来实现。并对红客群体进行引导、开展安全人才培养、提倡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保护我国(cyberspace)信息空间安全、引导从攻击转向防御等。

自认为我个人对行业的视觉和见解,是很有独到之处。其实我们是在走一条别人从未曾走过的路。我们想把红盟做成一个得到国家承认的社会团体。根据红盟的历史传统来建立一个类似网络民兵、网络红队这种以成员备案形式、集高校、企业、政府单位协作和战时动员为一体的网络安全协会,去积极备战将来的网络信息战,以推进网络安全建设及和保护我国(cyberspace)信息空间安全,并在这个基础上来架构各种平台。我们知道很难直接注册成红客联盟或红盟这类的,但想着至少能把红盟作为发起单位,然后建立起相关的管理协作制度,也就足够了,这是红盟最好的归宿,这样也是间接的让国家承认我们这个群体了。然后我们想能够有个这个合法的可操作平台后,很多工作就可以在协会平台的基础上来做了,比如项目孵化、高校合作培训、颁发技能证书之类的,就可以做很多事了。。。这就是我们的社会团体梦。

当时我们几个广州的红盟成员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能做些什么,是直接注册公司还是找个单位来开始运作协会。项目的话,除了培训和安服可以搞。我们打算从手头现有的最容易转化的分布式扫描器开始做起,想着把全网的信息全部扫描后入库,以便及时监控和查询,可以大大提高响应速度和工作效率。当时是2013年中zoomeye公布的2年前,还没有什么网络资产管理收集的概念,比后来的fofa就更早了。但由于我们都没有创业的经验,也没有太多的资金投入去开公司,就一致同意并决定找个单位合作注册协会,建设平台开始。

那段时间其实我个人有去鹅厂工作的机会,但有些兄弟们就很难跟着一起去了。那个时候我总觉得带领了这么多人进安全行业,却没有做好表率并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心里感到内疚。甚至有不少的跟着我进了一个火坑却跳不出来了。就像宋江的决定让108位兄弟大多数跟着惨死一样,让我感觉很对不起他们。为什么老实干着实事的人却要这么苦逼的活着?如果有了平台之后,兄弟们干不动了,至少还能去搞培训讲讲课什么的。所以这更加的让我想去促成这件事情,并为此努力着。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第一次尝试

由于2006年后,我渐渐淡出了网络安全圈,对外的交往也渐渐封闭。清理了几次QQ号,并保持十几年拒绝任何人添加为好友,直至前两年才放开QQ,允许验证添加好友。使用的微信在两年前好友一直没超过400人。红盟的主要核心成员以北上广为主,其中最多的是广州和北京。我当时能找到可以深入合作的也只有广东本地的单位了。自从我从北京回广州后,基本销声匿迹,在广州封闭了8年多,更高级别的政府单位没有交集,根本接触不到。

最后我们在广东找了个对口单位,对方听取了我们红盟重组的愿景及关于网络红队的相关报告后,表示网络民兵、红队这种形式与他们备战网络战的理念相同,并很有兴趣。在谈到高校合作部分时,对我们“让高校教授理论知识,我们来培养实战经验、举办赛事并建立技能培训及证书体系、定向培养等”这种能力互补的人才培养模式很感兴趣,特别是高校人才他们也很急需,可以马上开展合作。最后表示到把红客联盟或红盟注册成全国性的安全协会比较敏感,会比较困难,可能需要改个名字。网络安全协会可以先从广东省内开始申请,这样同级单位容易审批,然后再找机会做成全国性的。我们对此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觉得广东是红盟的大本营和发源地,能从广东开始发展也是不错的,至少有了根据地。在广东推进成功的话,可以直接复制到红盟成员比较多的北京,发展大了后再择机全国推广,并组成全国性的网络安全协会。

我们很快修改了几个版本的方案,一边以高校合作培养作为突破口,一边同步申报安全协会。马上找到了合作的高校,沟通后开始建立起相关的合作机制。正以为即将顺利推进成功的我,遇到了一个问题。合作单位说你来我这里上班吧,我们给你发工资。听到这个,我当时就火了起来,单位和红盟应该是互相合作的关系,而不是这种附属关系,还让我来给你们当下属。只能说我当时太年轻了。这时,虽然其他成员也觉得我们这样退出太可惜了,但我一个人还是坚持决定终止合作。至此,红盟的第一次社会团体梦破碎。

后来谈崩之后,该单位自己去跟高校做了合作培养的启动仪式,并去申报了网络空间安全协会。能看到的是,协会法定代表人名字跟我的名字很有缘分。然后他们开始推进了技能培训及证书体系等工作,证书全省有效。虽然最后,到了前两年时都不了了之了,但按我们当初的方案来说,已经实现了好大一部分了。现在回过来想想,我当时还是太年轻、棱角还是太锋利了。有人给你发工资,拿着钱又能把事办成了,多好的一个机会啊。不就是低一下头吗,怎么就这么难?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只有自己相信的使命

由于那段时间我已经开始修行一段时间了,有了一些小的感应。期间我还出去学习了3个多月的股票操盘训练,想着彻底专职搞金融交易去了。但我总觉得好像有未完成的使命在召唤着我。我在念了十部《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之后回向说:如果我在网络安全里面还有未完成的使命,那么就让因缘早点成熟。跟第一个合作单位谈崩之后,这种使命感反而更加强烈了。

后来到了2013年下半年,因缘终于成熟,我去跟别人合伙创业了,我找了一个红盟的论坛版主,和两个红盟老人兼职,就这么开始了第一次的创业生涯。其实严格来说,这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业,我其实在公司拍不了板,说了不算,股东名单上也从来没有我的名字。因为我又回到了我当初最反感的最排斥的老路上来了,我负责技术带一个团队,服务对象只有一个。所以公司一直默默无闻,对外没有任何交集。除了在推进高校合作时,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赞助了几次CTF外,基本没再露过面。所以直到2017年我离开该公司之后,很少人知道我这几年在创业。因缘凑巧的是,第一批招来的员工中,有3位刚好是2年前我们推进高校合作计划时培养出来的人,其中有个还是cnhonkerarmy上混迹了一段时间的。我一直跟公司的人说,这间公司的建立,是我在佛前念经念出来的。不过我估计是没有人相信的。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投资人的关系比较广,有一些高层关系,有的说是能通天。在2014年初,刚好是国家成立了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的时候,代表着网络安全已开始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重视。投资人有一次带着高层人士来到我们公司进行参观考察。在听取了我们相关的工作报告之后,领导们对我们红盟根正苗红的背景非常感兴趣。对我们提出的高校合作培养,以及网络民兵、网络红队形式的社会团体备战网络信息战等的构想等表示想要深入了解,让我们拿出相关的方案报告来。我们听了非常高兴,感觉到这件事情又有了希望。我们拿出上次早在2012年就已渐渐完善的方案,一番修改添加后报了上去。

过了一段时间,对方反馈说现在是敏感时期,以红客联盟或红盟的名义来发起注册会比较敏感。并提出几个修改要点,让我们再次修改。我们修改完成后,给他们发了过去。后来大概2015年春节前后的样子,我们得到的反馈是,已经到了最后一个审批环节,要某位很重要的领导签字就能通过了。甚至有段时间我们收到了因工作突出,将会安排接见的消息,公司上下全部员工很是高兴了一段时间。只是2015年风云突变,投资人在年底选择彻底退出公司后,这些事情再也没有跟我们公司和红盟有什么关系了。我能说出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最终我们送出了一套高贵华丽的嫁衣。当初考察时说的无名英雄、无名战士,最终彻底却成为了无名。

2015年6月,网络空间安全学科成为一级学科。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2016年3月,我国首个网络安全领域的全国性社会团体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成立。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成王败寇

2015年底,公司在转型的关口,我当时说我预计行业爆发至少要等到2019年,并提出做产品的话可以从培训和攻防平台、蜜罐、WIFI临侦设备、WEB及浏览器攻击框架(我还给取了内部代号叫天马)4个方向来迅速转型,但几个月后最终不了了之。我们开始对外寻找新的项目机会,可惜由于之前太过闭塞,无果而终。2016年初,已经没有资金支持的我们,走投无路。我厚着脸皮去找了一位久未联系但帮助过我的老领导,这位领导再次义无反顾的帮助了我。他牵线让公司前后陆续总共获得了大概200万左右的现金,支撑公司的运作。这是我二十年安全生涯中,只碰到过这么少数几个愿意无条件帮助并真正尽力帮助过我的领导,对他我永远心怀感激。

但陆续到来的200万对一个20多人的公司来说是杯水车薪,只能给技术人员优先发工资,管理层全部停薪。直到2016年底,已经9个月没拿到一分工资的我和另一位同样如此的股东去了北京,去面基其他几位红盟成员。这是我在2003年离开北京的13年后第一次回到北京。期间谈到注册协会的事情时,核心成员墨斗鱼同志很熟悉官场的各种道道,他在京城混迹,发展得很不错。他跟我们说,“合作不是谁都能合作的,合作是建立在地位和关系差不多对等的情况下的。你们这种差距太远了,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带你们玩,人家这样就是不愿意带你们玩。” 也是啊,人微言轻,默默无闻的我又能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和机会呢?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不知道为何,每当翻出这篇当时发的朋友圈时,我会忍不住地流泪。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2003年没有回广州,而是一直在天子脚下,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不是选择了带着一帮人销声匿迹默默无闻,而是去抓住一切的机会去展示自己,混迹江湖去搞好人脉资源的话,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吧?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初能做好自己的职业规划,成为了某个单位或公司的重要负责人,或者我创业成功了是某个知名安全公司的老总,我上面付出的这些努力,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是个有资历有地位的成功人士,至少某些名单上面会有我的名字吧?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这个世界向来是个成王败寇的世界,不成功就是罪人。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别人的嫁衣

后来,牵上线的那个单位派来了一个人,负责跟我们公司的沟通和工作指导。其实由于当时公司还有其他业务,公司股东间也早已是一盘散沙了。小领导来了之后,打着整顿的名义,他先是主持着把安全技术这块无关的股东和员工全部切割了出去。我变成了名义上的大股东了,不过他说股东只有责任,没有工资,只是工商注册上的股东名单也从来没有我的名字。到最后他要求参与进来管理,并隐晦地提出要得到部分公司的股份,说是会去找些投资进来。这好像是江湖规矩,股份肯定是要给出去的,找投资听上去,这也是一件好事啊。但直觉告诉我,这似乎是一个阴谋。

后来我们发现,他真的没有那么简单。在2018年,我跟当时的一个股东聊到此事时,他也说那人现在看来当初是早有预谋的。他开始悄悄地跟下面的技术人员拉关系,请他们吃喝玩乐。恰好当时我是在吃7年纯素的期间,比较少亲自带他们出去吃喝,经常吃素他们也吃不惯。接着他在吃喝之余在小伙伴们面前数落我的不是;接着他绕过了我们,直接对技术团队分配任务和接收成果。。。

当年2016年度,我们因拿着两套打磨已久的非常优秀的系统颠覆了该单位的认知,并为他们立下了汗马功劳。该单位按往常惯例召集多个企业搞了一次年终集会,我们领到了新单位颁发的很好听、很好看但实际上是然并卵的奖杯。我作为股东,依然没有奖金、没有工资。这让已近一年没有任何收入、并在2015年股灾中业余时操作股票和股指账户连续爆仓损失惨重的我雪上加霜,生活日益窘迫。只是这世界无论多了什么还是少了什么,地球还是一样会照着转。2017年春节后,3月中旬心灰意冷的我选择了去散心闭关2个月。等我回来之后,公司已经彻底没我什么事了。那个人后来把所有的技术人员,装进了他名下早几年注册好的公司。对于那群技术人员来说,有奶就是娘,我好像也没什么可说可指责的。2017年7月,已经超过了一年多没有收入的我,无奈的选择了自己悄悄离开。已经失去了公司一切的我,没带走一个bit。

是的,我又一次为某些人做了一套嫁衣,但这不是送出的最后一套。也许不是嫡系就该是这个下场吧,只是这样是会让人心寒的。直至今天,那些当初我带的十几名技术人员(两个最初兼职的红盟成员后来退出不包括在内),只剩下了那个我带过去的红盟版主、一个曾混迹cnhonkerarmy站的小伙伴还保持着联系,毕竟有红盟这层关系,还算是有些特殊的感情在。这也是我前几天发预警公告的原因之一吧。毕竟中国那么大,不只我的队伍里曾有过在那个站混迹过的人。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本来这一段后期的创业经历跟梦没啥太大关系了,应该起个新标题而不该发在一起的。只是因为连续的事件关联度比较大,也因为该单位就是我第一次尝试里提到合作的那个单位。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干脆就写在了一起。

我第一次所谓的创业早在3年前就已失败,第二次创业如今也只剩下了我自己一个人,红盟的社会团体梦也早已彻底破碎了。但直至今时,我对有些人群都心存恐惧和阴影,怀着敬而远之的心情了。像我这种傻人一个,哪会有跟他们交往的潜质和心机啊。只能说我为人处事还是不够圆融吧。所以我更加地告诉自己,要永远记住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要永远心存感恩报恩之心。他们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唯有好好珍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真心地帮助你的。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现在我想想,确实就是成王败寇,失败就是失败,那来那么多的借口。

然后我想起墨斗鱼同志曾几次对不开窍的我提醒地问,“你是要面包还是要情怀?"

安全生涯已经20年了,我现在才知道,要先去拿面包。不好好活着哪有功夫和资格去讲什么情怀?

记得小时候我成绩不好或犯了错误,我爸总是会教导我:“男子汉大丈夫,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所以即使伤痕累累,直至只剩下我一个人,也不得已再次上路。一往如前。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说,你们都到我公司来,我要!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有朋友看了我前面发的文章提醒我说要低调啊。

我回答说,我低调了十几年了,有啥用?

沉默了低调了这么久,可又有谁会知道你曾经默默地付出了什么,默默地做过什么呢?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这几天,有朋友问我,“国际形势那么紧张,你不会再来一战吧?”

我说:“不玩那些了。”

如果还需要40岁的我再来一战,是我个人的悲哀了。

其实那更是中国网络安全行业的悲哀吧。

感谢你们能耐心的看到这里。

如果到此某些看官还认为我是想借机出来也卖卖什么纪念卡包混混娱乐圈的话,也没必要再关注此公众号和看我以后发出的文章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江湖这么大,各走各的路,各自回避吧。

下次更新可能会讲《我的侠客梦》吧。

是的,都是梦而已。

只是文章写得我心情低落,先告假休息一段时间了,各位大侠见谅。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听着“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让我想起了那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朋友提醒,现在微信公众号是按交互算法而不是按更新时间来推送了,很多人会收不到更新。由于我是不定时更新,大家如有持续关注的可以点右上角的省略号,把公众号设置为星标,以便能及时收到更新推送。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www.idc126.com

精彩推荐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别以为贵就能隐藏罪恶,警方破解2万元一台加密手机,抓了一波人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国际形势突变!信息安全从业人员千万注意几点!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FBI不通缉,我都不知道中国黑客如此牛B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红盟那些事:破碎的社会团体梦

本文原创,作者:七月的肥猫,其版权均为华盟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7169.net/html/263889.html

发表评论